老泗州网 >> 正文

泗州戏表演艺术

  导演 旧时,拉魂腔排戏,多由领班人说戏,或由老艺人总讲剧情,规定唱的内容,至多对戏走排一下即上演。1952年,张力执导《小女婿》一剧,是该剧种建立导演制度的开端。导演既帮助演员创作角色,也对音乐唱腔设计、灯光布景、服装道具等方面拟定计划,从而提高了演戏质量。1958年,剧团演出《两面红旗》一剧,导演席绪伦运用传统程式,吸收民间舞蹈的艺术特点,使这出仅有两个人物的小戏载歌载舞,满台生辉,取得良好的剧场效果。之后,对其他上演的各剧,也都有专人执导,其中有蒋炳廉、李枝平等人。

  表演 泗州戏表演是在民间歌舞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具有明快、刚健、质朴、粗犷的风格。“压花场”是它独具一格的表演形式,由男女演员(小生、小旦)两人边唱边舞。其舞蹈身段和步法,主要有剪子股、门外窝、蛇蜕皮、百马大战、浪子踢球、燕子拔泥、白鹤亮翅、鸭子和泥、凤凰双展翅(或单展翅)、苏秦背剑、怀中抱月等,是艺人的基本功,可灵活运用于各剧目。泗州戏表演除受淮北人习俗风尚、生活和性格的影响外,也吸收流传到这个地区的京剧、梆剧、越剧等剧种唱、做、念、打的艺术精华。泗州戏早期的行当,大致可分为大生(含须生、红生、老生)、小生、二头(三脚梁子、青衣)、老头(老旦)、小头(花旦)、跟娘旦(娃娃旦)、祸婆子(彩旦、丑旦)、毛腿子(净行二花)、奸白脸、丑(老丑、小丑、文丑、武丑)等。建国后,大量现代戏排演着重于剧中人物形象的塑造,不再受行当划分的限制。

  唱腔 泗州戏是在民间说唱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属高腔范围,没有固定板式和成套唱腔。男女同腔、同调,但女腔比较自由,有时在一段唱腔中能出现多次转调。泗州戏唱腔活泼,曲调规格也灵活,一般只是根据男女声腔速度,产生不同的板眼,大致分为慢板(“幽板”、“澄清板”)、二行板(“流水板”,分慢、紧两种)、紧板、五字紧板、数板等。演员演唱,也不受音乐伴奏的束缚和影响,可依据自身修养,创出优美动人的旋律。其唱腔种类,主要有起板、哭调、含腔、柔腔、射腔、平腔 、败腔、立腔、调板、连板起(又名“连毛起”)、一哟调、雷对调、老公调、进花园调、赶脚调、四六七调、冒调花腔等。泗州戏伴奏活泼,可长可短,演员只要掌握着板即可起腔。同时因女声唱腔变化丰富,初有曲谱难固定的缺陷,后逐步定腔、定谱,既保留原有的优美唱腔,又发展和创作了新的唱腔。

  乐器 30年代,泗州戏班社一般只有一付梆子和一个用泡桐制成的两根弦的土琵琶(柳琴)。建国后,剧团建立了专门乐队,增加有高胡、笛子、笙、唢呐等。1958年,泗州剧院吸收一部分安徽艺术学校的学生和一部分有文化的乐队队员,增加了中胡、二胡、扬琴、大提琴等乐器,演出效果越来越好。

  服装、化妆、道具 旧时,来蚌演出拉魂腔的男演员,演角色时大都戴礼帽或瓜皮帽,穿大褂,化妆只是擦点粉、抹点红;女演员头顶包头,身穿丝光蓝便褂,腰系裙子。后来,花旦头上扎彩球,走压花场舞步时手摇纸扇、手帕,脸上粉妆,抹胭脂、点口红,类似花鼓灯舞中的“兰花”一角;一般配角如店家等,腰扎短裙,头带老头帽;丑角一般将老头帽翻戴,脸上饰以粉团,不分脸谱。再稍后, 部分戏班子添置有大件戏装,小角色仍是平时服装;主要角色开始在衣着及化妆方面较前认真,初步形成简单的脸谱。道具有了刀枪棍棒。建国后,淮光泗州戏剧团成立,开始讲究服装、道具,舞台面貌焕然一新。1956年后,国家拨款为剧团添置了齐全的服装,着装、化妆多参照京剧、豫剧的模式,道具也逐步具备真实感。  舞台美术 解放前,不少泗州戏艺人过着“跑坡”的流浪生涯,多在土台子上演出,基本没有舞台美术。建国后,剧团配备舞美班子,设计、绘景、灯光、化妆等,都尽量追求真实感。随着灯具和灯光技术的使用,舞台上逐步添置天幕景。进入80年代,注意到情绪光、气氛光的运用,布景设计力求做到图案化、寓意化。
 

(责任编辑:小编多多)

推荐图片

  • 曝光“海天盛筵”豪华游艇内部细节
  • 泗县电商扶贫论坛暨泗县电子商务产业园开园仪式(图)
  • 揭秘日本女优训练营内幕(图)
  • 搞笑图片经典有内涵
  • 国内奇葩建筑新坐标供网民们侃侃
  • 选美比基尼小姐下体凸出像人妖
进入图片频道

新闻排行榜

精彩视频

进入视频频道

阅读推荐

热点图片

  • 泗县中医院项目工地举行开工奠基仪式
  • 旗袍女人诱惑无限(图)
  • 苏州大学艺术学院毕业生设计的时装
  • 苍井空现身西安酒吧捞金(图)
  • 龚玥菲性感走光照
  • 柳岩黑金贴身礼服前凸后翘(图)